我的频道点击进入频道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娱乐体育历史网红探索科学奇闻游戏情感健康教育财经科技汽车时尚新闻美食生活观天下星座推荐搞笑

和古代相比,现代人的夜生活弱爆了

2018-09-29 时尚先生

最初,人类恐惧黑夜。入夜,古日耳曼人互相守护,并默默祈祷,害怕玛拉恶灵会将睡着的人变成马带走。古维京人害怕在夜晚撞上奥丁主神巡猎的队伍,被带走灵魂。古罗马人害怕在晚上出门,则大部分是因为治安问题。但很快人们发现,夜晚并不可怕,有些事也只能在夜里做,于是他们有了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夜市

在愿望还能变成现实的遥远古代,生意并不允许在夜晚做。比如在汉代,市场朝开暮闭,从日中为市到一日三市,就是没有晚上开市的道理。因此部分学者认为夜市肇始于宋代。但汉代时就有不服管的,非要在晚上开市做生意,而且无一例外处于帝国边陲。甘肃有姑臧夜市,是河西地区最大的交易市场,羌胡最爱。广东有狼臙夜市,是汉人与狼臙国人做生意的地方。这国人有点奇怪,男子不怎么穿衣服,女子穿筒裙,嗅觉似乎很灵敏,能以鼻嗅判断金的成色,所以才有在晚上做生意的自信吧。此外豳(邠)地、姑奴等地也有夜市。

唐朝时出现了鬼市,顾名思义,是在鬼出没的时段做生意的市场。唐朝城市行坊市制度,“凡市,以日中击鼓三百声而众以会。日入前七刻,击钲三百声而众以散。”又有严格的宵禁,目的就是抑制生产率低的农家从商从工的冲动,并加强管理。但久而久之,人们发现,晚上偷偷摸摸出来做点小生意,不仅省了市场管理费,还免去了其他麻烦,买家到手的价格也降低了不少,鬼市就诞生了,逐渐繁荣兴盛起来,有诗为证:“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水门向晚茶商闹,桥市通宵酒客行。”

宋朝时坊市制度宣告崩溃,坊墙坍塌,沿街、沿道的店铺鳞次栉比,商业区迅速扩张,夜禁也逐渐消失了。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说开封的夜市三更才闭市,五更又开了,热闹非凡。吴自牧的《梦梁录》说杭州的夜市通宵营业,干什么的都有,瓦舍勾栏、关扑采买、饮食男女,无所不有。光卖卦算命,有名有姓的,就有蒋星堂、玉莲相、花字青、霄三命、玉壶五星、草窗五星……等等。

宋朝时风气之开放,到了仕女们夜晚约闺蜜去茶肆通宵讲八卦的程度,开封潘楼东街巷街北山子茶铺,就是当时有名的名媛聚集地。据说有一次宋仁宗在宫中听到丝竹管弦之声,问宫人是哪里的声音,宫人说是民间酒楼作乐,不像宫中如此冷落。宋仁宗说你不懂,宫中冷落,民间才有如此欢乐,若宫中日日歌舞升平,民间就要冷落喽。

夜宴

古罗马人的宴会是混乱无序的,人人用手抓取食物,吃不下时就呕吐在陶罐中,好腾空肠胃,突然停下进食的嘴和手,不过是想起来还要赶往下一场。查理曼大帝的宴会上也从来不缺客人,他要用占据食物的特权来夸示自己的权力,为了神化自己,他还要表演一个把戏,把沾满油污的火浣布桌布扔进火里,让各地文盲诸侯看看初中化学的神奇。

但要论宴会的穷奢极欲,一定要看权力最集中的地方。古希腊人阿辛尼乌斯在《贤者之宴》鄙视了波斯人和吕底亚人的放纵。波斯王的后宫中总是有至少三百位美女,白天昏睡,为的是夜间能保持清醒,陪王室纵情声色,那是什么玩法都可以有的。吕底亚人的宫廷也是一样,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宴会间穿梭的男女宫人,都被吕底亚人的贤妃下令予以阉割。

若论玩法之新奇,我国的石崇和严世蕃都算是“发明家”。《世说新语》载,石崇请人吃饭,有一个习惯,劝酒的美姬若是劝不进酒,就要被砍头。王导不知是可惜美姬还是心肠软,喝个不停,王敦滴酒不沾,石崇一连砍了几个美女,王导劝王敦少进几杯,王敦不屑,他愿意砍就砍,关我屁事。

严世蕃宴客时有一套固定玩法,只见他略一拍手,就有几十个美貌姬妾鱼贯而出,将口中温酒喂到客人嘴中,谓之白玉杯。若是有把持不住的,此处省略几百字。严老板的姬妾们都是精心训练过的,为了不致唐突了客人,他本人要“不辞辛劳”地亲自“试钟”。

狂欢

越是秩序谨严,就越是需要狂欢来平衡。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都醉心于向酒神表达敬意。他们或围成一圈,纵情饮酒,将残酒泼洒在圈中,或组成合唱队竞演,争取一份荣誉,或竞走、游船,肆意喧闹。在古罗马时代,人们的庆祝尤其放纵,信徒们头顶羊角和尖耳朵,屁股安着羊尾巴,赤身骑驴,跟着已经嗨了的女祭司满街乱跑,狂歌浪舞。这样的狂欢一年最多要举办五次,人们痛饮满杯,闹足三天三夜。

有时,古罗马人的狂欢更为恣肆。他们在祭祀生殖神匹里亚柏斯和爱西斯时,在夜晚的街道上赤身裸体、相互追逐,男人们手持皮鞭,追赶、鞭挞同样赤裸的女人们。女人们躲闪着,被打到的据说会拥有旺盛的生育力。

这样的狂欢在欧洲历史上反复出现。第一个千禧年之后,人们的信仰经受了一次巨大的考验,那些原本被吸纳、压抑在基督教信仰内部的异教神再次出现,引导人们享受现世的快乐。人们有时请一位漂亮的女孩手抱婴儿,骑着驴游行,并一起参加游戏式的弥撒,有时从地方主教,到普通民众,都穿着奇怪的衣服,在教堂门口敲锣打鼓、大吵大闹,有时行进的队伍围着一辆载人的车,车上的人却是赤身裸体的,有时他们干脆把一切都反着来,肆意胡闹,笑得越大声,信仰就越虔诚。这种狂欢中暗藏着秩序与混乱、循规蹈矩与叛逆之间的张力。

巴赫金将这种狂欢的意义概括为四个层面,一是各种形态的不平等统统被取消,人人随便而亲昵,不需要畏惧、恭敬、仰慕、礼貌;二是人人从语言和姿态的社会化中解脱出来,不再需要考虑得体,人人插科打诨;三是狂欢消弭了对立,崇高等同于卑下,伟大如同渺小,最明智的倒显得最愚蠢;四是冒犯,用最神圣的形式包装最猥亵的内容,用平实去消解装腔作势,用粗俗来讥讽假道学。

为的就是两个字——解放。巴塔耶说得最好,只有在这样无关生产的、献祭式的消耗中,人才能脱离以生产关系、日常劳作为核心的现实世界,在通往至高心智和自由的神圣世界之中行走。

如此看来,似乎我国人民是格外成熟和克制的,他们不需要狂欢,人人温良恭俭让,社会化得很好。其实也非如此。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里记录了这样一件事。他的好友沈继山被贬闲居神电卫,在广东电白县。沈德符去看他时,发现家里的仆人每天吃过晚饭就往外面跑,不知道是搞什么鬼,以为是故意慢待他。问过沈继山才知道,当地流行男女一起玩水, “见老少男妇俱解衣入水,拍浮甚乐。” 沈继山初到此地也不习惯,现在吃完饭跑得比谁都快,好抢个好位置。

这种玩法也算是狂欢之一种吧,而且颇有古风。《尚书大传》中记载,“吴越之俗,男女同川而浴”,《后汉书·南蛮传》称,“(西南)其俗男女同川而浴,故曰交公式。”汉朝以后的上巳日,也往往是这样的狂欢节。这种习惯清代尚存,清朝吴震方的《岭南杂记》写,每年阴历四月到九月,粤西都有混浴,公公与儿媳妇,嫂子与小叔子一起洗澡,也没有好害羞的,偶尔碰到敏感部位,也不觉得有什么,但胸部不能碰,“浴时或触其私不忌,惟触其乳则怒”,不知道有什么讲究。

宋仁宗懂的道理不是人人都懂。大部分时候,民间被压抑到混浴就算狂欢,而庙堂之上玩的七荤八素还算道貌岸然呢。王五四说夜总会审美是一个时代的高级审美,或许有些道理,汉灵帝创造性地开起了洗浴中心、夜总会、高级餐馆的混合型娱乐设施,叫做“裸游馆”,有四通八达的人工水渠相连,还有大片大片的“夜舒荷”。到了夏天,汉灵帝就拉着一群小女生“长夜饮宴”,岸上玩,再“下海”玩,好不开心。只是玩着玩着,自家天下就没了。

文:喪無 / 编辑:红先森 / *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打赏才是真爱”

展开余下全文
猜你喜欢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